nico_紫瑛

扫灰。
突如其来的对速度的爱
一个假期都没手绘了
以及喜欢暴君choro
以上。晚安💤

中了我交织together的毒!

来自苍穹派招生办的阴谋,用帅哥跳少女宅舞来吸引学生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可爱的师尊一身绿哈哈哈,冰妹一脸不爽

图三是小伙伴@妍月 的梗

岳清源:这孩子头上红色的是胎记?
沈清秋:不,师兄,你见过这样的胎记?
洛冰河:冷漠.jpg
柳清歌:…………

图四是手误,看出来了吗,多了点什么?

突然更新,扫灰。
原图来自某个太太的微博馅饼梗,觉得飞机苣苣很适合甜甜的芝麻馅儿~

尚清华:大王QAQ
漠北君:可爱想日❤️

谢谢小伙伴@妍月 的脑洞,以后还要一起开脑洞和产粮哈哈哈

漠北君:(暗中观察)从哪里先下口好呢?
尚清华:人家还是个宝宝,只负责卖萌QVQ

角色ooc慎入,痴汉漠北君注意。
小伙伴的脑洞@妍月 

漠北君【发现清华发现了】:啧,送你了

尚清华:【内心】大王其实我更喜欢你送点武功秘籍给我_(:з」∠)_

我❤️漠尚,和小伙伴一起开脑洞好好玩哈哈哈哈哈哈

【漠尚】记漠北君第一次的做面经历 chapter5_end(我们不知道那一天尚清华被大王支配的恐惧)

cp漠尚,慢速填坑(终于填完一个)

文风多变,胡言乱语

以及非常在意原著的面哈哈哈

以上,ok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总之做面的过程不是很重要(其实是我懒的写,一个只会做方便面的作者,你觉得她能写出什么东西?)

重要的是我们的漠北君亲手做出了一碗———清汤挂面!(为啥那么自豪的感觉?

作者才不会说是因为鸡蛋打破太多个才没办法加煎蛋呢(*/ω\*),啊啊啊,重点偏了,总之,我们的漠北君拿着面上了楼。

虽然漠北君的表情并没有什么波动,但是让我们拉近镜头仔细看,看到了吗?看到漠北君眼睛里小小的期待感了吗?bulingbuling的哟~

这边想法里一激动吧,这被动技能就控制不住了,漠北君并没有感觉到,手里的面已肉眼可见的速度,在慢慢变凉,慢慢结冰…毕竟漠北君是冰系法术,越冷的环境反而对他的修为有好处,这面冷不冷的问题,对他来说,真的完全没感觉。

所以到达房间的时候,漠北君手里的面,已经从冒着热气,变成了和着冰渣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我们的飞机苣苣在床上等的花儿都谢了,这就差没唱起歌儿来。我的面怎么还没来啊?尚清华心里想着,可是转念又一想,大王这是头一回做菜吧,慢点也很正常。然后尚清华就开始幻想大王给他做面的样子。比如,拿着刀切菜、打鸡蛋、煮肉煮面,有点笨拙的样子(飞机苣苣你想多了,以上画面不会出现的),想想就很嘿嘿嘿。

漠北君进了房间,将面放到桌上。尚清华原本等的无聊,倒头见漠北君进来了,便打着滚就要到桌子边上,那摇摇摆摆的样子,还真是引人发笑。最后我们的尚清华选手选择了用单脚跳来拯救自己的姿势,来到桌子边坐下。

这厢肚子饿的咕咕叫了,尚清华准备大吃一顿,边过来还说着:“哇,太感谢大王了,给我做面什么的,太感动了(⑉꒦ິ^꒦ິ⑉)”

然后他看到了,清汤挂面……还是带冰渣的那种……

说好的红烧牛肉面呢?(并不存在的

飞机苣苣开始怀疑人生,他默默的抬头去看了漠北君一眼。漠北君正在看着他,虽然表情还是那样,但是尚清华似乎看到了他眼里的期待。突然想起,自己塑造这个角色时候的心情,他把自己希望一个男人有的元素都投放给了漠北君,他就是尚清华心里的完美存在,真正的“亲儿子”。如今,儿子给自己亲手做面,还是他人生的第一次做面,做爹的说什么都要夸奖一下,都要吃完才对!

再说,虽然平时漠北君是很冷漠啦,看起来不好接近,但是尚清华比谁都清楚,漠北君心里有柔软的地方,他也有期待,也会有喜悦或是悲伤。

既然这么想了,飞机苣苣决定不再犹豫,低下头,就是一大口的面。这滋味儿,如何形容呢,就是嘴里的冰渣咯嘣脆(๑•̀ㅂ•́)و✧,不过飞机苣苣表示能撑住,牙口好就是真的好!

吃的一脸津津有味(?)的尚清华还不忘要边吃边说:“唔,大王,这面做的,嗯,真是好吃!”“超级感谢大王,小弟我好感动QVQ”

这个时候让我们认真观察漠北君的表情,嗯,没错,镜头拉近,对了!(啥?)

我们的漠北君他的表情变得愉悦了呢!看出来了吗?看出来了吗?看出来了吗?你当然看不出来!只有我们的真爱飞机苣苣可以看得出来啦~

漠北君用着宠溺的眼神(?)看着飞机苣苣,然后轻轻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尚清华突然觉得死而无憾了!想想漠北君一直以来的变化,想想他对自己的包容,尚清华觉得自己真的不用再矫情什么了。其实当初也是一时冲动,逃出了北疆,后来一直不肯按回城的选项,不就是心里还有牵挂吗,至于那个牵挂是谁,自然不必多言。

这样想想尚清华越发的觉得感动了,他真的真的,好喜欢他写的这个故事,即使一开始穿来的时候命苦的做牛做马,后来投靠了大王担惊受怕,但是现在这些都过去了,也许就是为了能和漠北君相遇相知吧,现在就差这么一个选择了。

那么,你选择相爱与相守吗?

那还用说!既然遇见了对的人,就别错过。那个什么鬼的回城系统,他再也不需要了,就算强制送回,他也要拉着漠北君一起回现代!

想清楚了的尚清华,终于能够去正视漠北君,他说:“大王,你愿意包养我一辈子吗?我给你打杂也行QAQ”

漠北君这次读懂了尚清华眼中的意思,他明白,尚清华这是在对他说,他愿意为了他而留下来。漠北君的嘴角终于咧开了一个弧度,他也回应:“嗯,一辈子。”

漠北君心想,他终于也留住了对他而言重要的他,或许他不理解人类情爱,但是他愿意在尚清华身上慢慢理解。

择一城而终老,遇一人而白首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小剧场

尚清华:
他终于,不再是孤独的一人啦~
他有亲儿子疼哈哈哈哈(^_^)v

漠北君:
我会慢慢在你身上学会情♂爱

最后吐槽,最后文艺了一把,其实并不会老( ・᷄ὢ・᷅ )

写了好多天,终于把第一个坑给完结了,以前只尝试过写一发♂完结吧,还从来没写过几章式的。喜欢漠尚,就选择了尝试吧,保持着每天码字和更文的习惯,使我空虚的暑假变的有点意思~

以及下一篇到底是写民国好还是人妖恋好?
以及并不知道下一个的开启是几号?哈哈哈哈哈

【漠尚】记漠北君第一次的做面经历chapter4(我们不知道那一天尚清华被大王支配的恐惧)

cp漠尚,慢速填坑

文风多变,胡言乱语

以及真的好在意原著的那碗面

以上,ok?

比上一章短小一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漠北君又看向尚清华,冷漠(?)的问道:“还疼?”毕竟尚清华刚才包扎的时候呲牙咧嘴的样子,看起来特别疼,令漠北印象深刻。

记忆里尚清华是一个贪生怕死、替人做牛做马的人,对他的谄媚讨好,漠北君倒是印象深刻,可对于他喊疼的样子,漠北君却觉得新奇。漠北君经常会惩罚尚清华,一次两次,见他也不反抗,可以说是打顺手了。

漠北其人,自小生长在冰寒之地,有着自己的法力和权力,身边的人都是顺从他的,所以他不懂。不懂什么叫做去关心一个人,所以他用惩罚来代表自己的所有情绪,生气是惩罚,关心也是惩罚,他以为,尚清华能懂得。

然而实际上尚清华不懂。他还记得尚清华扑到他身上时说的话,他原来并不喜欢被人打的(me:废话,谁喜欢被打,M吗?),他好像想要打回来,我想着他打回来也行的,只要尚清华能留下来。

尚清华一脸惶恐:“不疼不疼,都包扎完了,这点小伤,以前做牛做马的时候更累,还有被大王你打的时候,比这个更夸张………哈哈………额…不是!我说错了,那个凛光君打得比大王很多了,大王平时对我那可是手下留情,啊不是,是体贴备至QAQ”尚清华觉得自己今天大概是要死在自己嘴下了,然后,他的肚子就叫了。

“咕~~~”这是他绵长的肚子叫声。

这就他妈很尴尬了,关键时候从情感剧场变成了搞笑剧场。

“额,大王,我饿了QAQ”这是一只卖萌求包养的飞机苣苣。

漠北君看他这样,想到自己答应他要做面的事情,点了点头,道:“我做面。”

飞机苣苣简直要感动哭了有木有,想他做人小弟这么多年,居然有这样出头的一天,大王要亲自给他做面呢,想想就很自豪,不管儿子手艺如何,只要有机会吃到,老子都很开心~

于是我们的漠北君下楼来到了柜台找掌柜,和掌柜详细的说明了他要做面给尚清华吃(并不)

“面。”这是高冷的漠北君。

“哦哦哦,好的客官,我这就叫厨房去做一碗面拿上去。”这是会意的老板。

“我,做面。”这是依旧高冷的漠北君。

“???”黑人问号的老板,“哦,客官,您是要自己做面吃?”老板非常聪明的get到了重点。

漠北君点了点头。

老板便将漠北君领到了厨房,并且叫了一个厨子来帮助漠北君做面。怎么说呢,老板你太天真了,以为厨师是来打下手的吗?开玩笑,我们这么牛*的大王,他当然——不会做面!

厨房爆炸,boom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觉好想用表情包哈哈哈

又轮到了漠北君的心理描写,简直无法自拔(*/ω\*)

好了终于写到了做面,大概下章完结?

准备开新的坑,从之前的脑洞里选,有点纠结是选民国paro,还是选人妖恋paro?

随手乱画一只萌萌哒飞机苣苣
眼睛是私心化成蓝色(寒冰之色QVQ)

我爱漠尚。

【漠尚】记漠北君第一次的做面经历 chapter3(我们不知道那一天尚清华被大王支配的恐惧)

cp漠尚,慢速填坑

文风多变,胡言乱语

超级在意原著的面哈哈哈

以上,ok?

比上一章字数多一些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时间拉回到客栈前台。

漠北君就这样抱着飞机苣苣上楼了,小二狗腿的给漠北引路,并且将房间里的茶水换上了新的,一边出去,还说着客官您的饭菜一会儿就来。

漠北君并没有理会他,而是先将尚清华抱到床上安置好。

尚清华现在的脸已经可以蒸东西了,他从来没有想过从客栈门口到二楼会是这么漫长的一段路,他已经快被内心的羞耻感逼疯了,才终于熬到了房间。不过他还是没办法放松下来,因为还有一个终极大boss在看着他。

漠北君觉得很奇怪,按道理来说,尚清华不应该这么安静,今天居然从进客栈开始到现在都没有说过话,难道是腿伤太严重了?

这样想着,漠北君就蹲下身,想伸手去看看尚清华的腿怎么样了。尚清华一看漠北君伸手,条件反射的就向后缩了一下。漠北君才停下手,看了他一眼。

尚清华这耐不住了,心想太尴尬了,演默剧吗?便开口说到:“额,大王啊,我这腿啊,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碍…吧………”

本来尚清华又顺口就说句安慰人的话来着,可是在漠北君的眼神下,又败下阵来。说什么没有大碍,其实都是骗人的,凛光君那一击下来,那可是用了十足十的力量,不带留情的,虽然死不了,但是疼,真的很疼。可是这些话,尚清华又怎么会对漠北君直接说出来呢?

他自小就是个没人疼的娃,磕磕绊绊的长大了,远离了老爸去上大学,本来就是这样无欲无求了吧,没奢望过,会有谁十分关心他,对于自己的伤啊苦啊难过啊,只能救那样埋在心里。但是他也不是个消极的,一觉过去,又是新的开始,特别是后来挖掘了他自己写作的才能,就有了新消遣,对于这个世界,似乎也不是那么厌恶和无所谓了。

但是,他也曾经有想过,要是能有谁,在我受伤的时候,认认真真的关心我、爱护我,他也是很开心的。

现在这个人,似乎就在自己面前。

尚清华这么想着,画风一转,就接着上一句话:“没有大碍……才怪啊!大王我跟你说,你那个小叔叔下手可真的是重啊,我和他说别留情,他就真的完全不留情面啊!那一击打下来,真的是把我往死里打,你说怎么会有这么狠的人啊,我要画个圈圈诅咒他!”

漠北君并不关心凛光君怎么了,他想着得给尚清华治疗一下,可是他并不会治疗的法术。

“嗷,大王,这伤口还真的挺疼的,可惜我不会治疗的法术,不然我掐个决,分分钟就把自己治好了,也不用大王陪着我在这里了。”尚清华还在滔滔不绝。

这时,房门被敲响了,掌柜的声音在门外响起:“这位客官,我刚才见您的朋友似乎受伤了,便自作主张给您请了大夫,您看,需要吗?”

漠北君一听,发现虽然没有法术可以治愈尚清华,可这人界的大夫可以给他进行包扎,便对门外道了一句:“进来。”

掌柜和大夫便从门外进来,大夫来到床边,看了看尚清华腿上的伤,道虽然伤口较深,但只要包扎好后,每日细心换药和调养,时间久一些,便会痊愈。然后大夫给尚清华包扎起了伤口,并且开了药单,说是要按方子去抓药按时服用。

漠北君看了方子一眼,便将方子给了掌柜的,并且又给了银两,说了一句:“抓药,煎药。”掌柜会意,和大夫一起走出了房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很想马上写做面,然后结束!

居然绕进了心理描写无法自拔…这章是飞机苣苣的心理描写,下一章大概有漠北君的?

大概还有两章结束…

还有其他小甜饼的坑Σ(っ °Д °;)っ

【漠尚】记漠北君第一次的做面经历 chapter2(我们不知道那一天尚清华被大王支配的恐惧)

cp漠尚,慢速填坑。

文风多变,胡言乱语。

非常在意原著的面哈哈哈

以上,ok?

—————我是害羞的飞机苣苣—————

我们把时间稍稍拉回来一点,就拉到我们漠北君把小推车拉到客栈这儿吧。

飞机大大的脚受了伤,自然是没有办法自己走路的,这边尚清华还在思考,要不要叫大王扶自己一把,那边漠北君已经有实际行动表现了他的男友力(max!!!)

飞机苣苣只觉得身子突然腾空,失去了平衡,忙不迭的把自己的手搭上了离自己最近的东西——漠北的脖子(公主抱get!)

反应过来的时候,漠北君已经抱着他往客栈里走了,要说我们飞机苣苣其实是天不怕地不怕的,写得来小黄文、当得起“卧底”,不过这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公主抱,这可真是刺激啊。任由我们“向天打飞机”大大脸皮再厚,写过再多的爽文和推倒,可这实战,毕竟还是第一次,人家可是一代宅男小白呢^_^

本来这尚清华被这么一惊,条件反射的想要爆粗口来着,可是一抬头看到他家大王的脸吧,就怂了,只好把自己的脸低了下来,随着漠北走进客栈,越埋越低,这不,都埋到人家颈窝里去了。

尚清华心想,反正已经引人注目了,为今之计,只能三十六计———死命捂住脸!可不能把自己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啊啊啊,好羞耻///

相比于尚清华内心的狂乱(?),漠北君可就淡定多了,漠北君不会去想那么多,他只是凭着本能,看待尚清华受伤了不能走路,就要抱着他,带他去休息。他记得尚清华说过,人都喜欢别人对他好,主上也是这么做的,他对沈清秋是衣食住行都承包了的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篇写了这么久,我的坑遥遥无期了…

公主抱get!飞机苣苣你好受哈哈哈

【漠尚】梦魇(现代、一发完)

食用请注意:飞机苣苣视角,有黄粱一梦、异世相遇梗,用了原著的内容,但是有改动,请不要在意细节!!!第一次写文章,献给漠尚!

这个是整理重发!

*一发完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是个很少做梦的人,在日常的规律生活工作以后,通常,一沾枕头,便能睡的和死猪一样,深层次的睡眠,照理来说,不应该会做梦。 更诡异的是,那些梦,我醒来之后,明明只隐隐约约记得一些模糊的画面,心里却有个声音告诉我,这些梦有着联系,就像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一样,双手的触感,双眼的视觉,双耳的听闻,都如同我就是那个梦中人。

而这一切,似乎都是从那一天开始的。

当我再一次惹毛了老板之后,老板终于忍无可忍,便秘的脸色,认真的在告诉我,你被炒了! 诶,其实这个臭脾气的老板我也很想换啦,可是,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呢!没工作,可怎么办啊。

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听到了我的祷告,我居然很顺利的找到了一家公司的招聘,很顺利的来到面试地点,开始面试,面试我的,还是boss。我是很清楚自己从小到大的运气的,就是一个幸运E,这一次找工作的顺利,简直令我无法相信,难道我开了金手指?嘿嘿嘿。

那个人,啊,就是我的boss,是个帅气的男人,就好像小说里的霸道总裁,不过我可没想过承包我之类的。其实感觉我的面试,怎么说呢,一般般吧,可是我居然奇迹般的被录取了。成了总裁的贴身秘书,那可是人人眼红啊,不过这都不是重点。

而是我觉得,我的boss,有点奇怪啊。

他开始的时候会无厘头的问我一些问题。 “你记不记得什么事情?”

“你有没有做过什么奇怪的梦?”

有时候,他会叫我的名字,却不告诉我有什么事情。

所以说这到底是个什么事儿???


#我的上司腦子有點問題,怎麼辦?在線等,急!#


啊不,跑题了。 那天boss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,居然要送我一套床上用品,说是睡眠不良好,会影响工作balabala,(当然这是我理解的话,boss超冷感的,根本没有所谓的balabala)作为下属,我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,感觉自己要被潜规则的节奏啊!

可是boss效率好高啊,下班到家,用品也到了家门口。君要臣死臣不得不……啊不,我不得不接受。居然还监督我换上了这套是几个意思?上司的心思你别猜啊,你别猜。 其实这样换换床铺也算是换换心情吧,作为一个乐观的人,有人免费送我东西我还不开心?(贫穷中透露着一丝悲伤^_^)我就不介意了,洗洗睡吧。


可我怎么也没想到,其中,暗藏玄机。


那天晚上我破天荒的做了梦。梦里,“我”似乎是个古代人,好像是个修道之人,当然,梦里不止我一个人,那边的“我”,似乎也有boss,哦,梦里的我叫他“大王”,似乎很喜欢抱他大腿,小炮灰必须有大靠山才能更好地活下去嘛。但梦里的脸,我一直是辨别不清的。

做梦的后果,就是第二天精神更差了,不过boss居然没说什么,只是叮嘱我好好休息。那时或许是真的太累了,没有注意到,boss那略有波动的神色。


接下去的几天,我还是在做梦。那些梦与第一次的梦一样,“我”化身那个修道之人,像是在一个庞大的架空修仙背景下,做着抱反派大腿的事情。我的boss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,他也有上司,可是人家都一心认死了他家的那位,我只好抱着这位“冰冷至极”的大王的大腿了。

其实要救那位大王时,我的内心是拒绝的。我也不是没想过,如果大王死了,一了百了,反正当初自己也是被胁迫做他的下属的。可是他掉下山崖的那一刻,我还是飞身而出,话说,根本控制不住我自己啊!虽然他好像不是这个世界设定里的好人,可是他也未曾亏待过自己。


“大王!”这次是真的从床上掉下来了。


被梦魇折磨了几天后,我终于身心俱疲,boss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些担忧的眼神终于被我注意到。我本就是个不喜欢麻烦别人的人,对于boss的关心,我回以微笑,没想到,boss的神色,就好像越过我,看到了遥远时空里的什么人。我不禁想起了这几日的梦,想起了山崖边的冰蓝色眸子,而后又摇摇头,将这不切实际的想法排出脑海。

一到深夜,梦境如期而至。我救了大王一命,地位似乎有了微妙的提升,金手指男主的事情告一段落,我也随大王回了极寒之地。适逢族内动乱,大王的术法尚未达到顶峰,其叔野心勃勃,欲夺其位。七日,尚需七日,方可出关,可是这个奇妙的世界怎么会如你所愿呢,大王的小叔叔最后一日提前逼宫,抓我为人质,欲威胁大王。我虽然很怂,但是想想也不该随随便便叛变啊,但是,你还敢下手再重一点吗?真的是吐血啊!可是嘴上当然还是不能服软,希望大王还是不要随意出手。

没想到大王冒着走火入魔的危险想救我,我有点感动。想想大王之前虽然老喜欢打我,可也没真下狠手,对于我的请求和话语,似乎很相信(虽然他是个面瘫看不出什么),有一次还试着哄我,受宠若惊。我不过贱命一条,要是能帮大王一把,也不枉此遭游戏人间。

冰寒之人最忌火系法术,虽然我的修为不怎么样,但是我还有符咒,好歹能为大王撑起一片防护,逼得他小叔叔无法靠近,就是不知道我这微弱的灵力,能撑多久呢? 大抵是觉得自己会死吧,我居然还能对大王笑,就像曾经对无数人做过的那样,宽慰他人,轻松地笑笑。 好像更舍不得了“大王……” 最后的最后,我好像终于看清了大王的面孔,他喊着我的名字,是……


庄周梦蝶,此番醒来,我竟不知何处为梦。


但,我有必须去做的事情。


我冲去boss家门口,按响门铃,看到boss的脸,我就好像确定了什么一般,终于喊出,“大王……”

Boss的脸,就像是破冰一般,嘴角勾起了笑意,伸手,抱住了我。


“尚清华,我命令你生生世世追随我!”


幸好,我终于想起来了,终于来找他了。 这个拥抱,隔着时空,失而复得,何其珍贵。

后来大王断断续续的道来,我才恍然醒悟,原来一切的梦都不是巧合,而是亲身经历过,刻骨铭心。那小小枕头下,暗藏大王不惜豪赌换来的黄粱枕,只为令我半梦半醒间,逐渐忆起,昔日往事。

虽然感觉自己梦里牺牲了好可惜,可是,苍天垂怜。谢当年一句“追随大王生生世世”,换得大王“天涯海角必会将你抓回”。我们终于在异世,再度重逢,原来缘分这种东西也还是有可信度的嘛。


【fin.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啊啊啊怎么说呢,脑洞大开!原著的梗本来不是飞机苣苣死掉了的 (*/ω\*),不过被我调整成了“异世续缘的梗”,私心喜欢着哑舍里面古董的设定,于是借用了一下黄粱枕(虽然效用很谜),写了这篇文章,最近吃不到漠尚的粮,只好自割腿肉,虽然很清水orz。

感觉让大王去找飞机苣苣也很带感啊!比如说尚清华突然失踪,系统就给漠北君指示,怎么去找到尚清华,并且找回他hhh(以后是不是还可以有情景小道具)。

就到这里,谢谢大家看我一大堆没用的碎碎念。